DaRan

这里达达ww
初级文手 赤发白雪姬 k 野良神
mamo all控
半腐,也有着一点少女心

第一次求情缘,就被拒绝了
但是事后想想,这个求情缘也不是必要的
被拒绝了,我也不是很难过
像他说的,可能还是当朋友最好了
互怼互黑的关系,为何要去打破呢

不愿忘记的人

1.
不知道你有没有做过类似这样的梦。
梦里,有这样一个陌生人。你与她或他有着莫名其妙的亲切,像是挚友,甚至像是亲人一般。在梦里你与那人发生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觉醒来的你知道,这个人于自己,极其重要。
他就做过这样的梦,很多次。
梦里的他身处于一个无尽头的空间,纵使自诩视力过人,放眼望去依旧也只是看到了白蒙蒙的一片。在视野范围内,他能看见的只有身前的木制长桌、有点磕着屁股的靠背椅,和两三步远的两排矮书架,以及坐在前面的一个背影,一个女孩子的背影。
她留着一头长至腰际的黑发,双鬓的头发被编成麻花状,用一个蓝色蝴蝶结扎在脑后,她身体微微前伏,从姿势上看得出来她正在看书,醒来后他所能记起的不多,可脑中偏执地认为,那本书,是一本童话书。
可能这是图书馆吧,他心想。
前几次做这个梦的时候,他还想去看清楚女生的模样,想要从位置上站起来,却是无力,别说张嘴说话了,他整个人就像是被什么钉住一样,不管心里再怎么急躁,最后还是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到后来再做到这个梦的时候,他也不再挣扎着想要做什么了。他坐在那张不舒服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那个看书的女生。
她看着不知名的童话书,他看着不知名氏的她。
                                                                                                       
2.
“你这是做春梦了而已。”他的朋友们都这样告诉他,有的人对此嗤之以鼻,更或是把这件事当作无稽之谈来开一些低俗恶劣的玩笑。甚至于自己的父母,都一反平时的态度,一直对自己百般呵护的母亲也表现出了不耐。
其实自己也清楚,如果角色对换,他也会像他们一样,觉得这只不过是一个正常的思春期男生做的春梦罢了,觉得这是朋友间的一个小玩笑,也会觉得这是跟今天中午吃了鸡汁土豆泥一样转眼就能忘的事情。
可是如果真是简单的梦,那他为什么会这样不断地梦到同样的场景,坐在同样的位置,看着同样的人,梦到那么多次呢。
话说起来,他开始觉得这事很奇怪的时候,是在他刚上高中没多久。
在上高中没几个月他生过一场病,因为这病,他在医院呆了挺长的一段时间。那段日子很是枯燥乏味。出院后他跟着父母离开了老家,来到现在这座城市里定居,他也就转到了新家附近的一所高中里继续上学。
自那场病以后,他便经常无端地觉得身边少了什么,到了晚上写日记的时候也总是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没做,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事,心里更是怎么也放不下。再到了高二下学期的时候,他开始不间断地在夜里做着一样的奇怪的梦。他曾经尝试去问别人是不是也会有这样的情况,但无一例外地,每个人都觉得他在编故事。
他知道了自己与其他人是不同的,也不再对别人说自己在晚上又梦到了那个女生。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被同学用奇怪的眼光看待。
“你一个大男人竟然喜欢看童话书?”
“你天天写日记有意思?”
“我老觉得你内心向往着成为女人,从那个梦里的蓝色蝴蝶结开始。”
……
他不想。

3.
高考后的假期漫长得让人不想再呆在家里。
他也是在这个假期里,更加感觉到了自身的怪异。不同于高中时期,因为要忙学业考大学,他并没有对自己为什么会做同样的梦,做出什么有针对性的行动,甚至可以说是放任不管的。但在这个假期里,他不想再这样得过且过。他甚至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说不定还能像动画里的主人公一样,因为这个梦而发生一些范特西式的事情来呢。
“干坐着却什么也不实际做,怎么可能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心里有个声音教唆着。
一直呆在这个地方,装模做样地思考,就像纸上谈兵,什么也发现不了。那这样跟以前放任不管这些事有什么差别呢?不也是没改变?
他想要出去,离开一下这个一直呆了好几年的地方。
开始有意识地注意到这相同的梦,是在自己高二的时候。而他发现自己不时会有一些奇怪的念头的时间,是在更早之前,也就是那场大病后。
如此一想,他便打算回一次老家,他的上一个家。
这回老家的念头一起,他就订了最快的飞机票,像是春游的小学生一样急不可耐。他总觉得真相就在眼前一样,去到那里就是触手可及。登机前,他才想起来应该跟自己父母说一下,掏出手机的时候却发现电量已不足,电池余电的颜色已经变成了深红色,里边还有个警告意义的感叹号。
刚拨通了电话,还没听到母亲的声音,手机就是自动关机了。他郁闷地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了背包里,接着登上了飞机。
在飞机上,他拿出了随身带着的笔记本,写起了自己连载的童话故事。

4.
自那次大病痊愈,他离开了老家后就再没回来过。父母也没有跟他提过回老家的事。
下了飞机的他,轻车熟路地回到了那个从小居住的小镇子,踩着不平的石块地,他徐徐走过这一条条老旧的街巷,一群正在玩耍的小孩飞快地向他跑来,他笑着偏过身子靠墙给他们让道。等他们跑远了,安静了,才转身继续走。
孩子无邪的欢笑声、街道小贩的喧闹声,洋溢在这个镇子里,好不热闹。让人怀念的难受。他以前的家在镇子的深处。很多以前本来有的小道都断了或是被修没了,这让他头疼地绕了一点路才终于找到了那间房子。
找到房子的时候已几近黄昏了,他站在门前,影子被拉成了数倍长。他从门边摆着的花盆下摸出钥匙打开了门锁。刚推开门,他就被扑面而来的灰尘呛得咳嗽。他忘了这个家已经是好几年没有人再来过,里面已满是灰尘。他站在门口,等里边空气稍稍流通后,才踏了进去。
房子有三层,第一层是厨房,厕所和一个小厅,还有一个打水用的井,但现在这井已经干涸。第二层是居住的房间,第三层是阳台。简单的乡下房子设计。
第一层没有什么,可以说是空空的,除几个被遗落下来的家具外什么也没有。上了二楼,把房间都找了一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他有点颓丧,就着楼梯坐了下来,脑子有点发懵。右手无意识地磨蹭着扶手。突然一个激灵,他意识到还没告诉父母自己来这儿的事。猛地掏出充电宝,却不小心动作太大,碰掉了挂在墙上的一个小圆坠子。诸事不顺,他深深地叹一口气,放下了背包和充电宝,想从楼梯上站起来,却因为饿太久眼前一黑,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倒,摔了个结实。一阵手忙脚乱地起来后,他意外地发现二楼楼梯拐角还有一个小房间,房门上粘了与墙上一样的墙纸,使人不容易被发现。
记忆中并没有这个房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推开了那扇房间的门。这里和其他房间一样,除了破旧的衣柜和床什么都没有。失望充斥着整个心脏,内心的不甘驱使他走进房间,他不能接受自己白瞎一天功夫的事实。猛力打开储物柜的门,一个凯蒂猫的娃娃出现在眼前。这明显不是男孩子的玩具。这是个女孩子的房间。
他越来越觉得奇怪,心里头也慢慢地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他把目光移向下面的抽屉,在拉开抽屉的时候,他没想到这个柜子会那么破旧,一拉整个抽屉都滑了出来,吓了他一跳。
“啪嗒“,这是物品掉落的声音,他循着声音看去,那是一个蓝色的蝴蝶结。
他突然觉得好难受。整个身子蜷缩着倒在地上。脑袋开始发胀,心脏也像是要炸开一样作疼。他开始不受控制地流出泪水,心里眼里只剩下那个蝴蝶结。毫无征兆地,脑子像是被人“啪“地一下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样。
他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所有事情。                                        

5.
他有一个姐姐,同父异母。
认识姐姐是在他小学的时候。那时他刚放学,一进家门就见到了一个未曾谋面的人跟他的父母站在一起,据说她是他的姐姐。
姐姐比他大几岁,但却比他还要更像一个小孩子。
“姐姐脑子有问题,智商只会停留在五六岁。你要当个男子汉,保护姐姐。”这是父亲对他说的话,他也的确做到了。
他没有歧视这个姐姐,反而很乐意去跟她一块玩耍,大概是因为从出生开始就没有感受过多少父爱,除了妈妈和偶尔回家一次的爸爸外也没有别的亲人。所以对这个突然闯进他的生活的姐姐,他是毫不抗拒地接收了她,与其说是姐姐,他觉得更像是多了一个小妹妹。
他知道母亲不喜欢姐姐,她不愿去照顾一个智障,还是一个别人生的智障。父亲因为工作原因常年呆在外面,母亲对姐姐的冷漠粗暴他看在眼里,他不敢去和母亲正面争辩,他只敢在夜里悄悄溜进姐姐的房间,给她讲一些她最喜欢的童话故事,一起说一些天真幼稚的奇妙幻想。
“以后我要专门写童话故事给你听。”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说着他用小指勾起她的,牵引着摇动她的手,“我以后要成为一个童话故事作家,专门给你写故事看。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勾?这是什么呀?“
“这是约定,嗯,就是男人给你的承诺!“ 他稚嫩的脸庞上,是天真的灿烂笑容。
而后来,在他初三的时候,那天只有他和姐姐在家。突然地,他听到了一楼传来了姐姐的尖叫声,他循声跑到了厨房,高压锅的气阀嗤嗤地高速摆动,白色的蒸气异于平常地涌出,而她像只小动物一样无助地缩在角落。他冲过去,一边带着她离开厨房,一边用自己的身体把姐姐掩在怀里。
“嘭!”但终究还是没来得及离开。
撕心裂肺的痛,他能感觉到有无数个小东西射进了自己的身体,划过他的脑袋。他痛极了,但是却没有把身体挪开一分一毫,依旧把惊慌失措的姐姐护在怀里。一时间,他就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之后,他的父母对姐姐的事只字不提,他也忘了她。
再后来他出院了,母亲告诉他,以后不要太贪玩,别在高压锅里塞那么多东西。那次锅子爆炸,碎片射进了他的心脏。要不是医院正好有好心人捐献了能跟他配对的心脏,不然他就没了。
现在想想,什么好心人,那不是姐姐吗。原来姐姐的消失,是因为给他换了心脏。
原来梦里经常见到的那个女生,就是他的姐姐。
原来那个蓝色蝴蝶结,就是他送给姐姐的一个礼物。
原来他总觉得自己忘了做什么,其实是因为一直以来习惯了晚上给姐姐讲童话故事哄她入睡。
原来他喜欢看童话故事,写童话故事,都是因为她,因为姐姐。
为什么,他会忘了她呢?这样重要的人,不愿忘记的人,却还是忘掉了呢?
他呜咽着,小心翼翼地捡起蝴蝶结,紧抓在手中,把它抵着额头,放声大哭着。

6.
回去后的晚上,他又梦到了姐姐。
这次他不再是坐在她的背后看着她,而是坐在了她的对面。周围也不再是一片模糊,而是变得清晰了起来,清晰地在他的梦里。这是一个老式图书馆,以前他经常带姐姐来的地方。这里有很多她喜欢看的童话书。每次周末他都在这里陪着她,他学习,她看故事。
一切都是那么的温馨。
她看着那本不知名的童话书,他看着那个不知道在何处的她。

【树洞】趁着还没忘记(2)

7.

烟花消失以后,套路跟乱乱说:“以后我给你炸。”
“嗯嗯。“乱乱回道。他们就这样情缘了。
套路后来跟乱乱说过很多很多跟她一块做的事。
说好的带她去打野兽拿朔雪牌子,每周带她去黑马,带她去刷唐门门派事件拿挂件,给她唱小歌,还有临近死情缘的时候跟她说好的等乱乱军训结束就给她唱极乐净土。跟她说好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她都记住了。
后来一个亲友跟乱乱说,“男生说出承诺的时候,其实很多时候都只是因为他心情好罢了,过会他就会忘了。”
一阵见血得真准,套路就没有履行几个他跟乱乱说过的事情。
曾经乱乱在QQ上问套路,记得自己跟她说过带她一起做的事情吗。
果不其然地他说,“不记得了。”
还发了一个猫一脸委屈地抱着鱼的表情,配着“不知所措”四个字。
有的事情虽然意料到了,但是如果跟自己预料的一样,却是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的。
“好吧。”乱乱回道。

8.

乱乱拜过好几个师傅,但认识最久的是一个本体花哥的PVE狂魔。
声音不错,会唱歌,会撩妹,还有橙武,天生就是个撩妹存在的人。
就叫他臭臭吧。
曾经套路因为某些事对臭臭有点意见,但是乱乱还是护着这个认识了快三年的师傅,并且还对套路说,”我对这个师傅还是有点小崇拜的。“
搞笑的是,在乱乱说了这句话的第二天凌晨,师娘就退出了他们的师门亲友群。
乱乱很着急的去问了,毕竟她很喜欢这个师娘。
这个师娘是个又独立又自强又是区里第一开荒团的必备奶花,对团长来说,她就是不会团灭的标志。而且她也有钱,现实里是个富二代,在国外有着个人画展。外观什么的,她的衣柜就是商城。
这样的女人,乱乱想不到任何理由会让他们死情缘,除非是奔现被拒了,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师娘想要奔现,但是臭臭却不想,因为臭臭觉得他们两个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样的死情缘理由,让乱乱想起了第一个师娘。
这第一个师娘也是个花花,一样的花萝体型,死情缘是在乱乱为了高考A的时候,原因对外说是不想奔现,但前师娘的闺蜜却说,死情缘是因为臭臭有新情缘了。
……
乱乱跟套路谈起了大奶花师娘。
【乱乱】:我真的好喜欢这个师娘的啊,又自立又有能力
【套路】:这样的女人谁不喜欢。
【乱乱】:。。。
【乱乱】:那我又手残又穷逼,简直就是个弱鸡,你嫌弃我吗?
【套路】:我不需要你能做什么。
【套路】:你就给我乖乖地安静呆着就好。
再后来,乱乱在这个大奶花师娘的树洞帖子里知道了他们死情缘的真正理由跟前师娘是一样的—臭臭师傅有了新欢,而且在死情缘的时候,臭臭师傅还跟大奶花师娘要了钱,从他们当初的共同财产中拿出与情缘日数相同的金。
300多天,300多w金。
【套路】:还崇拜你那个师傅吗?
【乱乱】:……不崇拜了。

9.

乱乱一直觉得套路是个情商不高的人。
但他却说过好一些很撩乱乱的话。
乱乱有一段时间喜欢挂着机刷艺人经验,但她不是在街上,而是在成都的楼里卖艺。
情缘会有焦点,所以有一次套路就发现了乱乱。
他飞到了乱乱的身边。
唰地送花列表就出现了套路的艾迪,舞台也变得很华丽。
【套路】:怎么在这里卖艺?
【乱乱】:因为在街上卖艺总觉得像是在跟人乞讨一样,怪怪地。
【套路】:嗯。
【套路】:我永远是你鲜花榜里的第一。
【乱乱】:嘿嘿

乱乱的PVP奶花师傅家里养了一只英短,长得非常可爱,乱乱也经常把奶花师傅发的猫照片转发给套路。
【乱乱】:我好想养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师傅家喵炒鸡可爱的啊啊啊啊!!
【套路】:你不是养了一只了吗?
【乱乱】:????
【乱乱】:没有啊,我家不给养猫的呀。
【套路】:你不是养了我吗?
【乱乱】:噗。你赢了。
但现在乱乱觉得,他并不是情商不高,只是他从没有那个心思去想让自己开心而已。

10.
七周年刷扇子活动是个拼运气的东西,在第一天就帮朋友欧出了两把扇子的乱乱本来以为自己很欧,但现实却是残酷的。
前段时间套路说要抢门票,但是黄牛党的可怕,是他们这些凡人所不能比拟的。那天晚上,乱乱还没看到那个购买按钮亮起来,就看到了那个框框显示出了已售罄的红色文字。
后来套路还是在贴吧花了1000人名币买的门票,还给他自己师傅也买了张,只为了有人陪。乱乱让套路卖掉激活码,套路也答应了七周年跟乱乱一起刷扇子,陪她把两把扇子都刷出来。
可是最后陪乱乱刷出扇子的,是乱乱在写同人文认识的一个朋友,不是套路。乱乱那段时间刷了五六天都没见到盒子,她刷的精神压抑,要爆发。
爆发是在一个晚上。
套路的一个毒奶徒弟跟乱乱走得很近,叫做橘子
橘子也跟乱乱一样刷了很多天,但她是没ROLL到,乱乱是没见到。那天晚上橘子刷到了,发到了好友频道里。
【橘子】:【江湖画扇礼盒】!!!
【乱乱】:????????
这时候的乱乱跟亲友打到了天泣林的老三。
【套路】:你别激动……
【橘子】:师娘快把签名改成 GWW真帅剑三真好玩!就出了!
乱乱照着改了签名。
【乱乱】:如果还不出,我就……
结果还是不出。
亲友因为洗澡下线了,乱乱失落地站在副本传出口前,接收到了套路发过来的QQ信息,一点开,是一个截图,截图里是拾取物品,物品里面有着那个乱乱刷得快疯了都没刷到的江湖画扇礼盒。
【套路】:现在给你看这个会不会刺激到你?
【套路】:我亲友说他今天很红,我就说那就刷一把看看,然后真出了。
然后又发了那个委屈地抱着鱼的猫的表情。
那一刻乱乱的心里各种心情交杂在一起,委屈,不甘心,失望,生气等等等等。
她赌气地在好友频道里发送:
【乱乱】:A了。
【套路】:????
乱乱直接点神行传送去了万花。
她有点想哭,接着飞去了谷主面前。
乱乱性格有点包子,不开心了很多时候都是憋在心里不说,过段时间就当作没有不开心过。跟别人生气的时候不但摆不出盛气凌人的样子,她还骂着骂着就哭了起来,她讨厌这样矫情的自己讨厌的要命,却又好难好难改。
比如这时候的她,拼命忍着眼泪,但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打破了所有想要装作无所谓的努力。
泪眼朦胧中,她耳边不停响起了收到密聊的呯呯声。
【套路】:一会还去刷么!
【乱乱】:……
【套路】:你冷静……
【乱乱】:冷静不了啊。。
【乱乱】:为什么我就是看不见,真TM的委屈。我哭个屁啊哭
【套路】:别别,这东西你执念越深它越不出。
【套路】:你就无所谓的态度,它刷刷就出了。
【套路】:哭啥,一个挂件而已!
【套路】:冷静啊冷静
【套路】:你这样,你明天不要刷了。
【套路】:后天刷
【套路】:调整调整心态
【套路】:真不至于哦!这东西就是无所谓就行了。
【套路】:自然就出了。
【套路】:何必天天想着念着
【套路】:听话啊明天别刷了先
【套路】:就一天
套路本来跟他的亲友又刷了一次天泣林,后来乱乱看到他来到了万花,呆了很久。她也猜到了是来找她的,但是她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套路,再打开列表,显示他当前所在场景—天泣林。
其实乱乱心情早就好很多了,但是她不想那么快回套路。
谁让你跟我炫耀扇子!!!
因为前面是在好友频道说的话,乱乱的一个苍云徒弟也知道了这事,这徒弟在40多级的时候就买了商城里搭配好的墨韵套装,还对乱乱特别热心,曾经问乱乱要不要外观,因为他想要直升丸子,当然乱乱是拒绝的。
就在乱乱平复心情的时候,她收到了这徒弟的密聊。徒弟说,他给乱乱在淘宝上找了一个卖家,给她买激活码,让她不要伤心了。
乱乱的眼泪一下子就被吓回去了,真的是一下子就被吓停了。
乱乱第一反应就是向套路求助。
【乱乱】:怎么办啊。。。我那个苍云徒弟说要给我买激活码。。
【乱乱】:我拒绝了好几次他都不听啊。。这人真是。。
套路没有回,乱乱心慌意乱地等了几分钟,看到的是海鳗提示的情缘下线信息。
乱乱方了。
她急忙忙地点击了套路的QQ,对话框弹出来以后,她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无措之下她收到了套路发来的QQ信息。
【套路】:什么?你那个徒弟说要给你买激活码?
【乱乱】:是啊!
【套路】:那就要啊!多好,不用刷的那么心烦了
【套路】: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徒弟呢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不开心了,但是这时候的乱乱更不开心。
【乱乱】:你什么意思?
【套路】:我没什么意思啊
他又发了那个不知所措的猫抱鱼表情。
【乱乱】:你觉得我是那种人?会去接收他这些东西?
【套路】:我没说你啊…
【乱乱】:那你是什么意思
【套路】:我就是觉得你那个徒弟对你太热心了,热心得不像话。
【乱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对我这么热心啊!我就跟别的徒弟一样对他,收徒就送梨绒落绢包和麟驹,有问题就回答而已啊!
【套路】:希望他好自为之吧。
又发了不知所措的表情。
【乱乱】:那我呢?
【套路】:你……
【套路】:你还是好好休息去吧。
噗。乱乱一肚子的气瞬间化为乌有了。乱乱想,如果刚刚套路态度有那么一点点地强硬,他们两个就会吵起来了。
接着乱乱问了她想问很久了的问题。
【乱乱】:你刚来万花是来找我了吗?
【套路】:是啊,我整张地图都飞了遍,花海,仙迹岩,落星湖,连那什么水宫我都找了两三遍,都没找到你。
【乱乱】:然后我就看到你回去继续刷本了。
【套路】:我以为你卡万花地图bug了,好友那显示的当前所在场景经常会有延迟…
【乱乱】:噗……
【乱乱】:其实我一直都在谷主的面前站着。
【套路】:…我飞到了山腰,没飞到最上面去…
【乱乱】:本来还以为能有小说里那种少女心爆发的情节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呢!我还挺期待来着。哼!
【套路】:你要是好好在花海呆着,早就少女心爆发了好吗?
敢情这事是要怪她的节奏了吗。
【乱乱】:我一开始也是打算去花海的,可是你想啊,哭叽叽地对着这么好看的花海,太奇怪了吧?
【套路】:好像也是……





【树洞】趁着还没忘记

我的剑三小故事

趁着还没忘记这份心情,我想把这段故事记录下来。
这段故事里没有小三也没有所谓的绿茶婊,很简单地开始,也很简单的结束了。

1.
她是花谷里一个只会不停刷着握针去奶人的花萝,读条技能是啥?不好意思已经移出了技能栏。别人都叫她烂花,但其实她想被他们叫做乱乱。
他是一只低调又不合群天天在成都却只会一直隐身的启明喵萝。别人叫他套路,但是乱乱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不仅仅因为觉得叫他套路很奇怪,也因为不想跟他的朋友一样叫他套路。有点绕口,其实就是想让自己于他,是个特殊的存在。

2.
他们的相识是在贴吧,一个寻找七夕任务小伙伴的贴子。
人人都说世界还有贴吧上找的情缘大多都是不靠谱的。乱乱觉得他们说的没错,但是不适用于她和套路。
那时候乱乱刚死了第一个情缘,并没有想着立刻找个情缘,只是单纯地想找个人一块做了这七夕任务,而且这样还能给刚A回来没多久的列表加入一个新朋友,一箭双雕呢。
乱乱很记得,套路的那层楼还是由他的亲友帮他发的,楼层里只说了妖喵萝这个信息,除此之外就没了。因为很特别,所以乱乱就留言了,她也是第一个留言的。
接着,加好友,聊天。
他们两个都是一样喜欢看动漫和二次元的人,年龄相近也不会有代沟,这让乱乱松了口气。那时候的他们都还有些拘谨。
第二天乱乱上线就加了套路的好友,习惯性地点开了他的装备,就被他那把,闪亮亮,黄橙橙的【残月惊天】惊到了。
她没想着找一个很厉害的人,因为只是个七夕任务。不过乱乱也不是没见过橙武,她的师傅就是个橙武PVE大腿,这惊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平复没了。
乱乱点开了自己的装备,一身980的装备。这还是她高考一A回来就使劲弄的成果了,两三个星期内辛辛苦苦弄到了W7+,但明显是不能跟套路这种橙武毕业号相比的。
他们两个人在瞿塘峡跑商点聊了一会,就一起开始了日常。

3.
他们的相处很融洽,两个人在一块的时候不会有没话说的时候。至少乱乱是这样觉得的。
所以乱乱有点往那方面去想了—说不定,我跟他就这样情缘了呢?
但是乱乱不清楚套路的想法,他没明说,乱乱也不敢直接去问,怕自作多情了。但是从好一些事情上看来,套路应该是对她自己有好感的。
比如他们每天都默认着等对方上线一起日常,一起去打80,90年代的副本,再比如乱乱约了一个街拍的楼主的时候,问套路要不要跟她一起拍,他说:
“好啊,你跟那个街拍的人说,你的跟宠很快就来。”
这样明显,乱乱也看得出来套路是想撩她了。
但是逛多了贴吧的乱乱看多了818,一般橙武都是很有故事的人。先不说他会不会有过几任情缘,就是站在大街上也会有人主动去撩他。
--说不定他只是想暧昧一下呢,毕竟只是约好了做七夕任务的而已。
然后一件有点哭笑不得的事情就发生了。
七夕任务是要刷好感度的,所以某天乱乱带着套路骑着沙雕在成都卡墙角刷好感。少女心的乱乱心里默想,反正都刷起来了,就这样把好感度刷满吧,到时候,直接绑情缘也方便。
然而他们并没有刷满,刷到了四层以后,套路就喊了停,并且立刻飞走了,独留下了乱乱一个人骑在沙雕上。
因为这件事,乱乱断了情缘这个念头,也因为这件事,成为了套路后来不愿再提起的撩妹失败之事。
其实套路只是去跟一个朋友切磋去了而已(笑
他让那个朋友等了他很久,所以一刷满了四层他就很急地在成都飞来飞去着他的朋友,但是他朋友早就被他鸽走了(笑
后来乱乱跟他提起这事,说她就是因为这件事觉得套路并不是想真心撩自己的时候,套路很是挫败,“感受到了妹子的敏感……”
不过后来都解释清楚了,这个后来是他们已经情缘的后来,不是分开的后来。

4.
在套路带乱乱刷一个70本的时候,在进本前乱乱的前33队友狗策进组了,说起了乱乱的前情缘。
【狗策】:我昨天刷成就本看见那个渣男了,本来想立刻仇杀他的,这狗比跑的贼快,一眨眼就下线了。好气啊!
【乱乱】哈哈哈,没杀到就算啦,下次砍死他!
…………
乱乱在组里跟狗策聊了好一会,套路一直在副本门口等着乱乱飞过来,也一直看着她们两个的对话。
狗策退组后,乱乱也飞到了副本门口。
她不想让套路多想什么,她就开始打字解释了。
乱乱的前情缘是个渣。乱乱本以为玩这个游戏找情缘的人大多都是默认着一个道理--找情缘的话,现实里就不找男女朋友,更不用说是已经结婚了的。更何况这个渣男曾经还是乱乱认识了两年的亲友。
然而乱乱是大错特错。
她的前情缘就是一个已婚男。一个刚刚2016年结婚完,还没过去几个月的男人,准新人!本应该跟自己老婆过着甜甜蜜蜜的新婚燕尔的生活的男人,在游戏里找了乱乱当情缘。
或许有的人会说,可能他只是现实游戏分的很开,乱乱没必要那么介意。
然而也错了。他不但没有把游戏和现实分开,在乱乱刚考完忙着填志愿的那段时间,没少跟乱乱提,“考来我这边嘛,我包养你。”
顺便一说,这个人,他自己创立了公司,所以还算是有点小钱。
所幸乱乱并不是那种头脑简单的人,而且她最讨厌的就是依靠别人去生活了。这个渣男说的这些话,她也从没放心里去。她填的学校,离那个渣男的城市,虽然不至于是相距十万八千里,但肯定是不会靠近他的城市的。
乱乱知道他瞒着自己,也是因为渣男的作死。曾经渣男在YY群里说过自己的公司名,某天晚上乱乱一搜,就搜出来了他们夫妻两。那天晚上乱乱没怎么睡着,不是难过,是兴奋,非常兴奋。
她终于能有个好借口能甩掉这个一上线就要跟自己组队粘在一起,还吃她女徒弟的醋的烦人情缘了!!!
第二天早上,她就跟渣男死了情缘。
后来渣男去撩乱乱现实朋友,乱乱留言去骂渣男,渣男对乱乱说自己找多少个情缘都没有当初跟她的那种感觉……
这些都是后话了。
言归正传,套路只是惊讶了一下,“原来你是有故事的人!”
接着默默听完了乱乱的吐槽以后,说:“你甩掉他也是应该的。”
乱乱也趁机问了套路,“那你呢,你有故事吗?”
“没有呀。”套路说。
一开始乱乱还不相信,但后来她也就信了,因为套路这个人有些不合群,即使是跟他自己的亲友在一块玩耍,也是永远在旁边当着旁观者,看着他们玩。
总之,这小伙子是个好苗子,乱乱总结道。

5.
让乱乱重新确信套路是想撩自己的事情是在那次街拍后。
街拍的人拍完以后就飞走了,他们两个站在成都那只狮子那聊起了过段日子举办的七周年发布会。
乱乱算是个挂件党,好看的东西她都喜欢收集。套路打算去现场。
【套路】:激活码到时候给你。
【乱乱】:这样的话你不就会很亏?
【套路】:给你不亏呀。
乱乱看到这话心里有点荡漾,是的,荡漾,这很难让她不往那方面去想啊!而且她也这样说了。
【乱乱】:你这样对我,很难让我不想歪啊…
【套路】:想歪什么?
【乱乱】:想歪你想要撩我……
【套路】:???
【套路】:难道我不是一直在撩吗?
乱乱的心更加荡漾了,但是她忍住了,虽然屏幕外的她,嘴角早就弯得高高地。
【乱乱】:是吗?我都没感觉到!!
【套路】:你这样让我很是挫败……
【乱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乱乱】:那你继续撩我吧~
【套路】:。。。。

6.
他们挑明了情缘关系,是在开始刷羽毛的第一天。
那天乱乱的徒弟大狗带她刷了一整天的羽毛,终于让乱乱如愿以偿地拿到了想要的银心铃。
刷完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多了,他们三个在组里,乱乱在组里跟徒弟聊得很欢,套路一直在默默看着。
在准备介绍套路的时候,乱乱有点迷糊了,她不知道怎么介绍套路比较好。
朋友?好像太生疏了。情缘?但是套路也没有跟她求情缘呀!
所以耿直的乱乱就私戳了套路。
【乱乱】:所以,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套路】:。。。
【套路】:虽然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我们不是已经是情缘了吗!
乱乱看到这句话是挺惊讶的,她永远猜不到套路会说什么,这次也是,他没有想到套路会这样直接就说了出来。但不可否认的是,乱乱心里挺高兴的。她开开心心地跟徒弟介绍道,“大狗呀,这是你师娘!”
甚至在大狗下线吃饭去以后,套路喊乱乱去休息,乱乱没听,直接去商城花了账号里刚好放了很久的100多块通宝买了好几个烟花,跑到了成都前场中央。
【乱乱】:你过来一下
【套路】:嗯?
无声的绚丽烟花绽放在喵萝的脚下,一个又一个的心型在成都的地砖上浮起,蓝色的桥于心的中间拱起,澄亮的圆月从烟花中升起。
他们静静看了很久,身边正在切磋的人有的愤愤然说着又有人在这里虐狗。
【套路】:这是要虐在这里切磋的人吗哈哈哈
【套路】:不过这波很强。
--是的,我就是想要炫耀。

面试了学校的漫社写文组,进了的话,我就要重操旧业,继续写渣文了_(:з」∠)_

那么多想要做的事情,先做哪一个好呢?

离高考就剩几天了呢!希望自己在那天能好好发挥!

话说我已经想好考完后写什么文了!

不是写同人,而是---------

---写剑三!初心不泯!

曾经我有一个当攻防指挥的师傅,
就写我和他的故事好了。

真实故事改编的一篇文!大概就是这样!~

2016年4月3日

1.
当被问到自己最好的朋友时,我的脑子里立刻就会出现那两个人的脸。

两人都是我的初中同学,当然了,高中同学也不是没有玩的好的,只是心里自然而然地就觉得初中的友情最是纯真,而自高中,懂的事情越来越多以后,也懂得了人情世故,也就没有那么全心全意地了。

总之,我最好的朋友就是她们两个了,不出意外就是终生的好朋友了。
即使都不在同一个高中了。

那么,
『她们最好的朋友也是你吗?』

小说和段子看得多后,有时候我也会想这个问题。
我把她们当成自己最好的朋友,闺蜜,她们是否又是这样看待我呢?

她们都说过她们把我当做最好最好的朋友。
她们说的我都信。

其中一个叫小鱼。
小鱼曾跟我说过,即使她现在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她还是觉得我最好,最合得来。

当时我很开心地回她:我也是。我也觉得还是你最好了!

不过当我看到小鱼发她跟一些人很亲密的合照时,我仿佛是被人抢去最重要的东西一般地伤心。
我知道,因为学校不同,我们每个人都会逐渐地开始有各自的小圈子,这是无可奈何地。她认识的人我都不认识,她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能第一时间知道。特别是现在高三了,更是少了联系。
但是,转念一想,我和她每一次聚在一块,不都还是开开心心地吗?虽然身边的小圈子根本搭不上边儿了,不还是像以前那样仿佛有无数话题地一直聊天吗?
她不也一直对我说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样一想,我就觉得方才的自己太过矫情了。

2.

另外一个跟我玩得很好的,叫小雨。
很巧的是,她们名字的最后一个字都是yu。而且都跟我玩得好,但她两关系一般般,不知道为什么总热不起来。

现在想想,其实当初最先跟我熟起来的是小雨,我还记得初中那时候我们刚分被到一个班,我和小雨经常一块去吃饭,一块走过宿舍-教学楼这两点一线的每一条路线,每一条。

但是现在我却是和小鱼玩的更好。
如果一定要我给她们排个位置,那么小鱼就会是第一,而小雨就是第二了。

“明明是我先和你熟起来的,那时候我们还经常一块儿走呢。现在你却是跟她更要好了。”
她那时候大概也没有多想就说了这句话,语气有些郁闷,等她一反应过来,她立刻就补了一句:
“啊…没什么啦,你当我发神经了吧。”

我不记得我当初是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她,也不记得自己当初是怎么回应她的,或者说就这样跟她无言相对。
想着当初跟我说这话的小雨,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因为看到小鱼和别人玩得要好,自己就心生“嫉妒”的自己。
只不过我是永远不会跟小鱼说这些话,性格如此,没办法。

3.
其实,我在一开始对小鱼并没有什么好感。

当初刚分班那会,第一节班会上惯例地要挑选出各科的科代表。小鱼她竞选了英语科代。
然后我听说她因为别人也竞选了,她就在背后说那人的坏话。

那会我跟小鱼一点交集也没有,我也就这样被别人先入为主地灌输了这个对小鱼的第一印象。
而且,小鱼长得很好看,是那种学生时代的女神,白白地高高地,人又很有气质。整地就给人一种不易接近的感觉。
突然想,大概就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意思吧。
就这样,我就一直保留着这个对她的坏印象,直到跟她做了同桌。

然后我对她的印象破灭了。
她是女神?少了个“经”字吧?她气质?你是说她不说话的时候吧?她是那种会在别人背后说坏话的人?至少跟她认识快6年了,我也没有听过她跟我说过谁的小话。
但不可否认的是,她长得真的好看,很耐看。
而且我和她性格也是合得来。
本来嘴笨,木讷的我,碰上她之后,就像火星撞地球一样,电闪雷鸣,火光四溅(?)…

也因为这样,老师把我们两个调开了,原因是:你们两个嘴巴太大了!
……
我很想说我其实很安静的,只是同桌是小鱼。

不管结局是如何地被棒打鸳鸯,我和她就这样成了彼此的好朋友。

4.
小雨是个很瘦的小女生,但是脸上却是一直圆圆的、一直都瘦不下去的婴儿肥。
她真的是小女生,胆子也特别地小,被人从背后拍一下都会被吓得浑身发抖。
有的人觉得她这样很装。但我觉得,如果一个人可以每时每刻都活的像是装的一样,那么她就不是装的了。
况且我觉得她胆子小这一点还挺可爱的。

要说小鱼是那种冰山美女型的话,小雨就是可爱萝莉型了。

5.
一次同学聚会,聚完以后,我和她两一块走在万达里,漫无目的地逛着。

一路上我一直很是窘迫,这时,一直走在后面的小雨把我和小鱼拉在了一块,说:“你们两个走近一点啦,真是。”她语气低低地,“不用顾着我啦…”

那一瞬间,我很是愧疚。
小雨一直这样子,她明白我和小鱼玩得好,她就心甘情愿地就这样把我和她拉近,然后一个人走开。
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总是会这样的呢?
一方向着一方,而那一方又向着另一方。

而就在前段时间,小鱼要生日了,她生日的前天,我和她说好了一块出去玩,却在那天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她妈妈不想她老是出去,所以想改变计划,求着我让我去她家玩。
我那会也没想什么,而且她也说了,她妈妈一直想给我做饭吃,我就更是没有理由扭捏了。

但却在那天后,就在她生日当天,她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内容大致就是关于生日的。
照片里她看着对坐那个拍她的人,表情又是无奈又带着些鄙视。
那时候我并没有多想,点了赞留了言就这样过去了。

最近几天突然想了这件事后,我突然想明白了为什么当初说好的一块出去玩为什么会突然变卦了——因为我去她家的那天的明天,她跟别人出去过生日了。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除了你,我没有让别的同学来过我家里哦!”
小鱼说过。
“当初没跟你说生日快乐对不起啊…我一直觉得很抱歉。”

“今天你生日,我怕我忘了,就在手臂上写着你的生日!!”小雨曾说过。
附着一张手上写着我的生日的照片。
就在今年。
“生日快乐哦!因为我是借同学手机给你发的信息所以不能用太久…生日快乐哦!”
小雨每一年都记着我的生日。

而从开学开始,小鱼还没有跟我发过一条信息。

2016年3月31日

今天是3月的尾巴,打这段文字的时候已经是11点25分了,宿舍的人有的在复习,有的在煲剧,有的在玩手机,而我就在打这段文字。

为什么今天突然码字了呢,大概是想要把最近的一些心情找个树洞一样的地方发泄出来,仿佛向里倾倒出自己所有的负能量,现实里的自己就能清爽一些。

高三的日子只剩下了60多天了,这一天天的日子真的是过得飞快,特别是这星期开始,晚自习不再上课,每天都有一门科目的测验,时间简直就是流水跟一样,悄无声息地就流走了。
就这样,一天又要过去了。

我就开始担心了。
每当看着后面黑板那块写着离高考还剩xx天的位置,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心情凝重,也特意地不想去看那里。但那个数字就是我高三最后的时间,即使我不看,它也正在每天每天地变少。

但我也想快些高考,想要快点解脱高三。可是我怕,怕高考发挥不好,辜负了自己,辜负了父母,辜负了朋友的期望。
有压力是肯定的,每个人都有。我也在努力着想把压力变成动力去努力学习,可是我真的是个不爱学习,不会努力的人…

改变真的很难,而我是个很难改变自己的人,我总是得过且过,存在感又低,没人关注的小人物。
大概我就是那种,平平淡淡,不求上进的普通人吧。
希望自己去改变,却狠不下心的软弱的人。

总之,加油吧。